相关文章

金毛犬离奇猝死 犬主怒告驯狗场

来源网址:

一条14个月大的金毛公犬被送去培训时突然死亡,宠物俱乐部承诺赔偿却迟迟未兑现,只因双方对金毛犬的赔偿价争论不休:一方称死去的爱犬系纯种金毛犬,价值2万多元;一方却称仅值一两千元。犬尸灭失且无权威解剖报告,这个案子该怎么判?

爱犬猝死却遭遇拒赔

去年5月末,陈先生为爱犬“鲍比”报名参加了犬友汇宠物俱乐部为期45天的培训。6月1日,鲍比被送到宠物俱乐部接受训练,双方签订合同,约定训练费用及宿养费用共计3000元,训练内容包括随行、握手、靠、坐、立等数十个动作,开课时预付2000元,结业时付清余款,犬粮由陈先生自备。

不料,6天后鲍比在训练时突然发病,死了!经协商,双方签署补充协议,宠物俱乐部应允陈先生从网上较有名气的“传奇犬舍”选购一条金毛公犬作为赔偿,费用由宠物俱乐部承担。

之后,陈先生挑选了一条价值2.5万元的金毛公犬,要求宠物俱乐部赔偿购犬款2.5万元,并出示了一张写有“狗款2.2万元”的收条。

然而,他要求宠物俱乐部赔偿购犬款2.5万元遭到拒绝。于是,去年8月,陈先生将宠物俱乐部告上法庭。

死因和身价成争议焦点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单凭一张购犬收条不能证明鲍比是纯种金毛犬,遂以两个月大的非纯种金毛犬的市价为基础作出判决:宠物俱乐部赔偿郑先生购犬款1800元、犬粮200元,退还训练费2000元。陈先生不服上诉。

陈先生诉称,将鲍比送往训练场后,饲养员认为鲍比健康状况良好,后鲍比死亡,宠物俱乐部应负赔偿之责。由于自己用于培训鲍比的费用即达3000元,说明鲍比的价格远在3000元之上,应当参阅自己重新购买的金毛犬的价格确定赔偿数额。为证明自己所言非虚,陈先生向法院提供了鲍比的照片和一张台湾畜犬协会出具的“国际公认血统证书”。

法院酌定赔偿一万元

鲍比的合理市场价到底是多少?主审此案的一中院法官丁慧多次向宠物协会专家咨询,但专家答复称,犬类属特殊商品,血统、外形、犬龄对其最终价格的认定有极大意义,单凭几张照片、一张血统证书无法确定鲍比的市场价格。

那该如何确定赔偿数额呢?丁法官注意到,宠物俱乐部在鲍比死后,未经有权机构解剖,自行对犬尸作了处理,未留下任何资料,导致无法对其死因、价格作出客观合理的判断。法官认为,不能对鲍比的价格作出合理判断的责任在于犬友汇宠物俱乐部,故其应当对此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

其次,双方所签补充协议中,宠物俱乐部指定陈先生从“传奇犬舍”购犬,说明双方商定的用于赔偿的金毛犬不同于其它一般犬场提供的普通金毛犬。虽然陈先生新购犬价格可能高于鲍比,但仍应将此节事实考虑在内。况且,鲍比死亡时已有14个月大,应考虑陈先生夫妇饲养它的花费。

综上,一中院判决犬友汇宠物俱乐部赔偿陈先生购犬款1万元,犬粮200元,并退还训练费2000元。